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聚焦

【强国号】山东省生态文明研究中心主任周勇:我国碳达峰必须依靠绿色低碳和高质量发展

文章来源:强国号 加入时间:2021-12-20 浏览次数:95

 近几十年来,随着温室气体的不断增加,气候变化和日益频发的极端气候天气愈加引起人们的警惕。应对气候变化严峻挑战,中国向国际承诺碳达峰、碳中和的时间表,即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以碳达峰、碳中和为抓手,高质量发展的大幕已经徐徐拉开。在12月17日举办的黄河生态文明国际论坛上,齐鲁工业大学(山东省科学院)山东省科技发展战略研究所二级研究员,山东省生态文明研究中心主任周勇作黄河流域各省区协同实现碳达峰目标和2035年现代化目标的策略主旨演讲。

“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要坚定不移推进,但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周勇认为,传统能源逐步推出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础上。要立足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抓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增加新能源消纳能力,推动煤炭和新能源优化组合。“我国碳达峰必须依靠绿色低碳和高质量发展,而不是对生产力的重创。”周勇说。

从2008年底开始,作为山东项目负责人,周勇便开始了低碳发展领域相关研究,与牛津大学合作,共同承担中英政府间战略合作框架下,由国家发改委和英国外交部主管,英国政府战略规划基金(SPF)支持的《中国:不同经济发展水平城市迈入低碳经济之路》项目。

经过长期的积累研究,今年11月26日,《科学与管理》通过网络首发形式,发表周勇的研究成果——协同实现碳达峰目标和2035年现代化目标的策略研究。该研究构建模型发现,在每个五年计划碳排放强度下降18%前提下,碳达峰时经济增速上限为4.05%。同样条件下,越早碳达峰,越早进入相对低速的经济发展阶段。不了解碳达峰时间与经济增速的关系,不了解碳达峰对经济增长的强抑制作用,是一些地方政府盲目提出过度超前碳达峰的重要原因。

该研究还发现,借鉴国际经验,重点省份和行业的碳达峰时间决定全国的碳达峰时间,2029年是全国碳达峰的最佳年份,重点省份和行业应该在2029年前实现自然碳达峰,或依靠“碳达峰风暴”在2029年碳达峰。如果这些重点省份和行业在2029年前的不同时间点强制碳达峰,就会造成全国碳达峰时间点的提前,或进入平台振荡期。这将难以保证全国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更可能导致无法实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

周勇说,碳达峰风暴是指现在就明确2030年将采取一系列透明的可预期的也符合国际规范的行政和市场手段,如大幅度减少将会分配给企业的覆盖更多产业的碳交易免费配额,大幅度提高碳交易价格,加征碳税,关闭大批落后和相对落后的两高产业产能等措施,制造可控的不可逆的碳排放量大幅度下降。而在2029年前,在坚决遏制两高产业产能盲目新增前提下,完善和优化现有各种能源环境约束性指标,或变为指导性指标,使企业能够按照市场规律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经济能实现有合理速度的正常增长,也使得2029年之后碳排放量有峰可达,从而使2029年成为事先可确认的碳达峰年。这是借鉴发达国家碳达峰经验所需要采取的主动行动,是事先确保2030年前碳达峰的关键。

对黄河流域来说,“体弱多病”的短板不可忽视:生态本底差,水资源十分短缺,水土流失严重,环境资源承载能力弱,沿黄各省区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尤为突出。“黄河流域高质量发展,一定是保持适度经济增长速度的发展,需要确保与全国同步在2029年实现碳达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周勇说,不能类似发达国家,总是在经济危机时,实现碳达峰,是生产力被动遭受重创的结果。

“没有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要实现碳达峰,就得靠压制经济,主动重创生产力,属于‘自残型’碳达峰,而且很可能实现不了2030年前碳达峰,因为人为压制,碳排放无峰可达。”周勇认为,黄河流域要保持正常的经济增长,企业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和适合的环保标准去经营,2030年再实施碳达峰风暴,才能够事先就能确认的2030年前碳达峰目标的实现。此外,还必须在可再生能源和核能方面有更大发展,在节能领域有更大进步,并采取积极地高质量经济发展措施,才有可能突破4.05%的碳达峰速度锁定,实现2035年的现代化目标。